首批省级示范高中 | 教育局直属学校 | 省科研兴校明星学校 | 省平安校园 | 省高中拔尖创新人才培养 信息技术学科基地学校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生中心 >> 作文星空 >> 内容

我们的三花

时间:2017/12/24 11:03:4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早上得知三花死了。 学校撤去了文化广场的校庆装饰,这胖猫,据说夜间独自穿越小广场,落入了很少使用的喷泉里。大约在冷水中泡了一会,后来被排球队的同学救下,却没能撑过来,不久便死了。...


早上得知三花死了。

学校撤去了文化广场的校庆装饰,这胖猫,据说夜间独自穿越小广场,落入了很少使用的喷泉里。大约在冷水中泡了一会,后来被排球队的同学救下,却没能撑过来,不久便死了。

八十三中年纪最大的猫死了。这附近年纪小的都多少与它沾亲带故,绝育前三花年年生仔,小猫一出生便被送走了,因此也暂时无猫来顶替它的位置。不知道往后这“校猫”的名号,又会挂在哪一只猫头上,或者干脆往后竟没有了校猫,以此怀念曾经有过的三花。

三花,貌如其名,浑身三种花色,白底黄黑斑。打我初中时,就在当时的班主任口中听过它的名声:八十三中有一只猫,都不怕人的,看见老师就往过凑,非得有东西喂它才行,结果越养越胖。打那时候起。我便对八十三中怀着一种奇怪的好感,这学校有猫诶。

猫啊!

我只知八十三中有猫,却不知是怎样的猫,高一入学前,曾无数次幻想过它。那时我印象刻板,猫在我心中全都敏捷、矫健而狡黠,分可爱和高冷两种,勾人勾得一塌糊涂。

见到三花前,我真没见过那么胖的猫。我见过的几乎全是楼下的流浪猫,一个个窈窕可人,既瘦弱且敏捷,有的高冷,有的可爱。胖猫虽然有,也只存在于传说中,见是没见过的。因此我不知一只猫居然能胖得像海参,且态度傲倨,想来是“你大爷”款。第一次见到三花,我惊异得像直男癌碰见女博士。从此我天天说它胖。三花无动于衷,有时候乜斜着眼,也不知听懂没有。

她活着的时候,过得比大多数上学的与上班的要好。一天不晓得吃多少顿,总归是有人喂,前阵子天冷,还有人操心着给置办了窝,可以说衣食无忧到了一定水准。

有一年夏天,我在门外站岗,太阳极晒,校门口民不聊生。三花卧在教学楼下的阴影边上,晒太阳。过一会晒热了,动都懒得动,只就地翻个面,就翻到阴影那边去了,然后继续卧着。当时想炖了它。听说它总跟着某老师站岗,是为了站岗过后跟去人家办公室,有空调。啧啧。

三花名声挺大,不知有多少社团,年年义卖要靠她过活。这么多年频繁登上各类海报空间明信片,像撩着裙摆的梦露和小甜甜。骗了多少无知青年日思夜想,为她掏钱买明信片,她的玩具与零食如一位美人追求者手里收到的时装与唇膏一般丰富。说实在的,我的零食从来都自己买,乍见这种做派,实在义愤填膺,这不公平。不公平的还多得是,三花不用上课也有人养,我得学习,好以后养活自己。好想做猫啊。但转念一想,也并非所有猫都这样命好,像人一样,都有先天之别,况且三花在校许多年,依旧不知道辛亥革命是哪一年,遂平衡了许多。

夏天快来时,三花终于被带去做了绝育手术。像所有历经世事艰险的猫,骤然清减了几斤,腰身细了不止一圈。当时喂猫的心疼得不得了,天天赶前赶后伺候着,生怕它吃得少了。悲痛果然能凭空生出骨气,据说三花还绝食过。但大抵这骨气不能长久,她不出一月又胖了回来,甚至比从前还胖,自暴自弃,彻底长成了海参。偏还真有学生围成一堆尖叫抚摸,说猫胖了果真好可爱。

我曾摸过它两三次,也仅限于摸过。两次是别人摸,我估摸着时机伸手来一下,一回是站得远远的伸手撸一把。三花娇生惯养,越发大爷,不高兴被人摸时便要抬爪子抓。我跟它不熟,只能站得远些,方便跑路。

以前听喂猫的同学说,三花出入他们教室如入无人之境,动辄往桌兜里一趴,里面放着猫粮。当时不能说不羡慕的,这么想来,对方也算半个有猫的人。

猫都是大爷,只有它让你撸的份,随便上手的都是刁民。三花也是,又娇又胖,看着就难伺候。不知那喷泉的水冷不冷,它这种猫可怎么受得了。我们学校有猫,使我能在旧识中横着走,可现在没了。

说无动于衷是假,涕下沾襟也不至于,我从没亲近过猫,猫亦从没亲近过我。它像某种符号,或者召唤兽,很大的作用在于出现在某些特定位置,人便心中生起“哦,它在那”的念头。我天天见它,一直知道它在楼下卧着,或在别的某处。

人生拼尽只七尺,当然终有尽时,猫也一样的。可一个活物骤然消失,总要惹人生出许多感慨,想必不乏有人为它而哭,或许有某些深爱它的人,此刻心神俱碎。

我记下三花全为了自己。人的记性不大好,过个三年五载,或许我会忘记这只猫。纵然它肥胖且傲倨,纵然我从未有一天拥有过它——我一直没有猫,但这是“我们的猫”。

曾经所有人说起学校里的猫,都会心照不宣地想到这一只,她在许多人生命中的那栋教学楼下卧过,一届又一届,几百人又几百人。

对于从前毕业的学生,他们可能无法想象这样一只猫竟死了,从此成为历史;对往后的许多学生来说,他们可能渐渐不会知道我们曾有过一只猫。猫也好,人也好,今天的时光成为历史,就都有可能被忘记。三花不一定记得很多人,却有很多人记得她。她在许多人的午夜梦回中,他们是假想的年轻人,这只假想的猫趴在那模糊的教学楼一侧,待在从前的岁月里。虽不一定记得清楚,可一直都在。

我们的猫死了,我希望记得她。她是这样独一无二的,像所有的我们一样,我们失去了我们的猫。

我们还会有猫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作者:田萌 来源:高三一班
  • 上一篇:爱的追忆
  • 下一篇:校猫三花祭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资源技术服务处 | 网站中心 | ZhaoZH设计制作  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校址:西安市咸宁中路151号 E-mail:xi_an83zx@163.com  电话:(029)82160087 82160823 82160079 82160081 82160090 陕ICP备05007343号